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鍵)
手機看小說:m.shutxt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耽美小說 > 《小鹿》全文閱讀 > 正文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小鹿》小鹿_第145節

下 書 網?題,我支持你!只要你給我們餉??”
  叢山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,當著眾人的面,他硬是狠推了高團長一把:“大直,你??你餓了吧?去找個地方先吃飯吧!”
  高大直當眾反問:“攆我干啥啊?我又說錯話了啊?”
  然后他對著小鹿一拱手:“我這人不咋會說話,說錯了你也別往心里去啊,我吃飯去了,有空兒再見!”
  高大直在一群衛士的簇擁下轉身走了,他那張嘴雖然是沒有把門的,走起路來卻是風度翩翩,背影比正面高明許多。而叢山*本來是預備著向小鹿邀功請賞的,然而此刻因為很替高大直害臊,所以氣焰低落,那種自夸自贊的語言也說不出口了。
  小鹿抬手拍了拍叢山的肩膀,開口說道:“叢參謀,你是個明白人,肯來投奔我,是你看得起我,我心里有數。從今往后,咱們就算是一家人了,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咱們就一起使勁,往好里干吧!”
  叢山之所以肯歸到小鹿麾下,也是看他年紀輕輕,是個肯正經做大事的人,跟著他干,也不會辱沒了自己。所以聽了這話,他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,隨即又問:“那么鹿團座,接下來咱們是怎么辦?”
  小鹿早有打算,所以此刻不假思索的答道:“叢參謀,你得替我出趟遠門。”
  叢山一愣:“去哪兒?”
  小鹿答道:“去找趙振聲,就說何若龍得了急病,已經不能管事兒,我鹿某人如今代替他暫時主持軍務,但是程廷禮的軍隊來勢洶洶,我恐怕也抵擋不了太久,所以需要他的支援。”
  叢山對著小鹿眨巴眨巴眼睛:“他??能管嗎?”
  小鹿字斟句酌的說道:“何若龍并不是什么大勢力,趙振聲都肯派人主動和他接洽,可見姓趙的現在正急著拉攏力量;東河子這片地方,不姓趙就得姓程,你說他管不管?”
  這個道理,是他在天津就反復思考過的,他覺得自己沒想錯,而叢山聽了這話點點頭,顯然也是感覺有道理。他一貫自詡為諸葛孔明,對于自己這兩片嘴皮子是十分的有自信,如今有機會去同大人物打交道了,他想了想,忽然感覺有點激動。
  “那我盡早出發!”他對小鹿說道:“外交我來辦,軍事行動您負責,咱們齊頭并進吧!”



156、第一百三十六章

  將近中午的時候,小鹿回了他的家。
  從夜里到現在,家中留守的人除了衛兵之外,就是張春生。張春生素來是除了小鹿誰也不管的,如今何若龍就被人五花大綁的扔在后院空廂房里,他也還是不聞不問,單是自顧自的一趟一趟往廚房里跑。先前小鹿雖然回來了,但當家人總還像是何若龍,于是他像無顏見人似的,長久的縮在房中不聲不響。這回何若龍被人綁得如同一頭光豬一般,小鹿也重新穿了軍裝帶了槍,他便在沉默之中也透出了一股子揚眉吐氣的勁頭,把廚房內的大師傅支使得滴溜溜亂轉。
  于是小鹿剛進家門,張春生就給他擺出了一桌熱氣騰騰的午飯。飯是白米飯,菜是葷素齊備的炒菜,和天津公館里的飲食是沒法比,但整齊潔凈,乃是大師傅的最高水平。
  小鹿回來了,武魁也跟著他回來了。張春生盡管看不上武魁,不過念他辛苦,也專門給他開了一桌飯菜。然而小鹿卻是發了話:“今天這一頓,咱們三個一桌吃。”
  張春生愣了一下,武魁被寒風吹了一夜,此刻揚著一張大紅臉,顯然也是有些愕然:“不??不用,我跟小張對付一口就行!”
  午飯是擺在了前院的正房里,小鹿邁步進了屋子,同時頭也不回的說道:“今天是個大日子,一起吃。”
  武魁擦了把臉,擦完之后臉還是通紅。依著他的本心,他真是不怎么愿意跟小鹿同桌吃飯,因為多少總是有些拘束,而他此刻怪餓的,還打算吧唧吧唧的大嚼一頓。張春生倒是在天津跟小鹿吃過一頓洋飯,讓他再吃一頓,也沒什么的,只是小鹿這么干,有些過分的抬舉了武魁――武魁在他面前一貫是原形畢露,導致他對武魁是相當的煩。
  眼看小鹿已經脫下外衣掛上衣帽架了,張春生也就不再多說,自行走到桌前,盛了三大碗米飯。剛把三副筷子也整整齊齊的擺好了,他忽聽小鹿說道:“有酒嗎?”
  張春生停了手,站直身體答道:“廚房有燒酒。”
  小鹿轉身走到桌前坐下了:“咱們喝點兒。”
  張春生出門去廚房倒了一小壺燒酒,因為沒有專門溫酒的家什,所以他把小酒壺放在了一小罐子熱水里。捧著熱水罐子穿過后院走向前院,在經過后院廂房之時,他特地的聽了聽,就聽見里面有人在喘,正是何若龍的聲氣――何若龍聲嘶力竭的叫了一上午,可惜小鹿不在,他是白叫;如今小鹿回來了,他不知道,也叫不動了。
  對著廂房門口的衛兵笑了一下,張春生輕聲說道:“辛苦了。”
  衛兵似乎是剛吃完飯,其中一人的嘴上還沾著大米飯粒。對著張春生也一點頭,衛兵很客氣的問道:“張副官,我說里頭這位,我們用給他送飯嗎?”
  張春生和藹的答道:“少吃一頓餓不死,不用送。”
  話音落下,他捧著熱水罐子,繼續向前走了。
  張春生回到前院正房時,小鹿和武魁已經落了座。小鹿剛擦過了一把臉,和武魁一樣,他那臉也被寒風吹紅了,臉蛋一紅,襯得鼻梁額頭很白,倒像是他上了淡淡的戲妝。張春生找出小酒盅,很有分寸的倒了三杯,又對小鹿說道:“團座,大白天的,喝一口意思意思就得了。”
  小鹿盯著桌上飯菜,不置可否的笑了,笑完之后他一抬眼,看看武魁,又看看張春生,末了低聲開了口:“自打我開始帶兵,第一撥到我身邊的人,就是你倆。”
  張春生把三盅酒擺放好了,也坐了下來,同時聽武魁答道:“是,那時候咱們是新兵營嘛,全是新的。”
  小鹿輕聲繼續說道:“我的事情,瞞得了別人,瞞不了你們,尤其是瞞不了小張。從那年咱們上狗尾巴山剿匪,剿回一個何若龍開始,我瘋也瘋過了,傻也傻過了,犧牲也犧牲過了,不止是犧牲了我自己,也犧牲了你們的前程。你們跟著我,是為了將來能好,可是我為了何若龍,一門心思的要造反,你們的死活,我都不管了。”
  張春生聽了這話,低著頭一言不發;武魁則是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,喃喃的說道:“沒有,沒有,您對我一直挺好的,您看我現在有兵有錢,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,不比原來殺豬的時候強多了?”
  小鹿微微的偏著頭,睫毛向下撲散開來,讓人不知道他在看什么。
  “我沒有家了,也沒親人了,也沒有愛人了??”他抬手捏著面前的小酒盅轉了轉:“我覺得今天是很了不得的一天,我不能一個人吃這頓飯,所以,我讓你們過來,跟我一起吃。”
  話音落下,他舉起酒盅向前一抬,隨即仰頭把酒灌進了嘴里。屏住呼吸咽下了這一口烈酒,他長吁出一口氣,然后抬眼掃視了武魁和張春生:“咱們就是這一盅。下午還有事兒,等事情忙出眉目了,你們再往醉里喝。”
  武魁一點頭,端起酒盅也是一飲而盡。張春生比他動作略慢了一步,將酒盅送到唇邊碰了碰,張春生忽然問道:“您現在不去瞧瞧何若龍?”
  小鹿笑了,夾了一筷子?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)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尼羅作品集
尼羅其他作品: 《他的劫》《安琪》《愛走薄刃》《虞家兄弟》《風雨濃胭脂亂》《花花世界》《天真》《大丈夫》《戈壁小王子》《無心法師》

福建11选5